我的信仰崩塌与重建

曾经一度我因不知该信仰什么,而没了精神支柱,浑浑噩噩,不知所从。

之前十分信任我的老大,精力十足,也让我自以为我的信仰是我自己。随着与老大的分崩离析,自我的信仰也崩塌了。因为发现自己也总是在犯错、存在许多问题。所有的自信也被这些毛病击溃。于此同时想寻觅一个信仰对象,可对于自己来说却不复存在。

权势对于内心深处叛逆的我来说从来不是信任的对象,最不肖于其背后的利益争夺与冠冕堂皇;至于牛鬼蛇神我最是鄙夷,仅有对他人的宗教信仰保有尊重;家人自然也是最不懂我人……所以我迷失了自己。

在浑噩当中我踏寻各种途径、分析各种缘由。他人说我性格内向、沟通能力不行,那时我想应该是这么回事,应该是我没表达清晰我的想法继而导致自己与曾最信任的人断离继而自我塌陷。

可当我翻阅各类沟通技巧之类的书籍,发现教授的多为“目的论”,即沟通过程中要始终明确自己的此行目的,藏匿自己的负面情绪,再借以不同场景不同人员使用不同的策略最终达成所愿。

各类沟通技巧有其厉害之处,对于人际交往与处事兴许有便利之处。可对于内心迷失、丢失信仰的我,沟通技法在重建自我上并无建树。沟通能力对于塌陷的我来说是外因,顶多是导火索。

与此同时在各类知识付费中没少从羞涩的口袋里掏出些许真金白银,因为在看到有太多的宣传语那一刻视乎发现了自己的救命稻草。然而大多不了了之,绝大多数内容不过泛泛而谈,远不及宣传语来的精彩。后来视乎也觉得那些吸引人掏出钱袋的宣传更是自己潜意识里更愿意看到东西。

继而,冀望于心理学,想从内心解剖自我。心理学大师的专著实在太厚太乏味,几次翻看不过停留在前几页,现在仍旧有两本砖头厚的心理学书躺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对于心理学也只能通过搜刮的快消类书本中窥探一二,每每与自己比对一二。仍旧不能将心理学理论如何运用于自我概述出来,可内心却渐晰起来。

对于心理学曾也抱有偏见,将其与占卜算命、星座之类等同起来,不过运用些不置可否的言语将一些共性的东西呈现出来。所以在翻阅心理学书籍时,总要找到脑科学或是实验验证的信息,方才信服。而曾经抱有偏见的不过所谓心理学并不是心理学。

至于自我内心塌陷又是为何?究其原因何在?不过信仰本身。之前能信任他人信仰自己,并非他人和自己之前就是完人。之所以信任他人,不过迷恋于他的亲和度,我们有共同的目标。不愿信仰其他,也不过是自己盯住了那些对象的缺陷,没有发现著迷之处罢了,当然也没有切身具体的共同可实现的目标。

基于缘由重建信仰便有了按图索骥之法。就我不二法门不过为此两处:

一则,拓展爱好,真实体验生活,去细细评味,发现美好之处;

二则,与美好之处去设立关乎知己的共同目标。

未经允许随便转载:看过够 » 我的信仰崩塌与重建

赞 (13)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