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重组”的思维模式应用

在某读书会应用内听到这样的一个解读:

有两个修士——修道院里的修士,都爱抽烟。后来他们就商量说咱们去找院长,请示一下,看看能不能抽烟。第一个就去了,问这个院长:我在祈祷的时候能不能抽烟?然后院长说:当然不行,祈祷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抽烟呢?赶回来了。赶回来以后第二个修士去了,问:院长,我想问一下,我在抽烟的时候能不能祈祷?然后院长就抚摸他说:孩子,任何时候你都可以祈祷。

最后说作者怎么了不起得出了如是结论:

内在感官能够看出来区别,外在的眼睛看不出来。——心智之光是可以看到肉体感官所看不到的事物的

相信上述的故事不少人在不同的内容输出里都有听说过,如话术类的内容输出演讲或是书籍中,不一样的地方可能也就语言组织的区别。无非讲述两个烟民修道士请允吸烟,通过不同的表达方式,得到不同的结果。

至于就这么个故事得出“内在感官能够看出来区别,外在的眼睛看不出来”,并以此来印证”心智之光是可以看到肉体感官所看不到的事物的“难免牵强附会,即便作者对于语言的重组能力非常强,也不能以片面之词强撑所需的立论。

首先,每一个站在牧师角度的人来听这两个人的请允,都是两件事。“祈祷的时候”在一个通行的范围内,有它自己的作业时间;”抽烟的时间“也通常被认定为某人的私人闲暇时间,基于这个给出不同答案很难理解?当然所谓作者借坡下驴得出”内在感官能够看出来区别“,无可厚非。可就此强行补刀”外在的眼睛看不出来“,就想问真如故事所说让两人下次祈祷时一起抽烟,你感受到区别在哪?你眼睛看不出来是瞎吗?不过给了第二人一个可以狡辩的理由罢了。

生活中,很鄙夷故事中第二个人那种偷奸耍滑,就他的那个移花接木表述能力却是值得研习。简单来说就是对事情的拆解,分出主次、轻重缓急;再以非通常的视角重构,加以叙述达成某个诉求。这就是”拆解+重组“思维模式。

最后铭记:”尽信书,不如无书“!

未经允许随便转载:看过够 » “拆解+重组”的思维模式应用

赞 (3)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